中埠网>综合>盛大大富翁,春天将来,士余已走

盛大大富翁,春天将来,士余已走

发表时间:2020-01-11 10:41:24

盛大大富翁,春天将来,士余已走

盛大大富翁,国务院:任命易会满为证监会主席

刘士余或履新供销社总社 易会满接棒证监会主席

易会满辞别工行 央行朱鹤新或接任

出任证监会主席任重道远 易会满需直面的四大问题

易会满履新证监会主席 传奇经历创造多项传奇纪录

作者:王全浩 潘亦纯

编辑:程波

2016年2月20日,刘士余在外参加公开活动时,临时接到通知退场,在随后的通告中,刘士余接替肖钢,成为新一届的证监会主席。三年后,同样以一种“突然”的方式,在刚刚组织召开2019年监管工作会议后,刘士余告别了证监会主席的岗位,告别了他工作三年的金融大街19号。

刘士余的新岗位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1月26日,有等候很久记者在供销集团大厦门口看到了开完会出来的刘士余,说他驻足微笑。

刘士余的“金句”常为市场人士所道,去年10月他在与股民的座谈会上说:春天已经不远了。如今春天将来,刘士余却已挂印而去。

在接手证监会时,刘士余面临证监会熔断政策失误,稽查能力备受质疑的问题。三年后,刘士余离开证监会时,证监会树立了从严监管的形象,行政处罚数量和金额连年刷新纪录,资本市场环境得到净化,在利益纠葛,关系复杂的资本市场,从严监管坚持不易。另一方面,通过坚持新股发行常态化,刘士余解决了市场诟病的IPO堰塞湖问题,新股发行时间从排队两年到半年即可上会,与此同时,企业IPO过会率大幅下降,上市企业财务质量明显提高。

过去三年,证监会在大小非减持、上市公司治理、企业停复牌、股份回购,退市等基础制度层面进行了诸多修订,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监管体系逐步完善,基础制度“增补”建树颇多。不过,在发审等核心制度的改革上,被业内专家批评保守。

2018年2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延长股票发行注册制授权期限至2020年。证监会主席刘士余也再度表态,将继续积极创造条件稳步推进注册制改革。彼时,清华大学金融科技研究院管委会主任吴晓灵表示,“注册制根本不需要再延长两年,对此非常遗憾。”

在证监会工作人员眼中,刘士余对待普通员工友善,亲切,对待工作精力过人。在媒体眼中,刘士余重视沟通交流,金句频出。不过,在普通股民眼中,刘士余恐怕并不受欢迎,接手时,沪指为2888.60点,2018年初上涨至3587.03点,2019年卸任时,沪指为2601.72点。

2018年A股受经济环境,金融去杠杆政策以及中美贸易摩擦影响,股指大幅下跌,以中证登数据估算,2018年股民人均亏损近10万,同花顺投资账单统计显示,93%的股民亏损(统计口径)。一部分股民认为,交易所一线监管过严导致“水至清则无鱼”,市场没有赚钱效应,在单边下跌的过程中,市场情绪受到了极大打击。不过,历来,证监会主席一职身处火山口,职责牵涉普通百姓利益,备受关注,也备受争议。

顶格处罚 掀起监管风暴

2016年到任之初,刘士余就在稽查部门确立了从严监管的工作要求,在3年的监管工作中,顶格处罚成为高频词。在2016年下半年,记者采访一位证监稽查系统人员时,他提及,加班工作,顶格处罚是常态。

所谓顶格处罚是指证监会按照法定罚款幅度上限作出行政处罚,通常来说为“没一罚五”,即没收违法所得,并处5倍罚款。

刘士余对稽查系统一向十分重视,刘士余履职以来,每年新年伊始都会去稽查系统进行调研,2017年初,刘士余在稽查系统视察讲话中提及,要真正把稽查队伍打造成为一支立场坚定、能征善战、纪律严明的铁军,成为中国资本市场的“守护神”,成为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的“神盾”。

从数据来看,刘士余在任三年,证监会行政处罚数量金额连年刷新纪录。其中,2016年证监会共对183起案件作出处罚,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218份,较去年增长21%,罚没款共计42.83亿元,较去年增长288%,对38人实施市场禁入,较去年增长81%。

2017年上述数字变为,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224件,罚没款金额74.79亿元,同比增长74.74%,市场禁入44人,同比增长18.91%。2018年行政处罚的数字进一步增加,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310件,同比增长38.39%,罚没款金额106.41亿元,同比增长42.28%,市场禁入50人,同比增长13.64%。

重整IPO 最严发审委坐镇

刘士余在任期间解决了IPO堰塞湖问题,坚持了新股发行常态化,新股发行时间从排队两年到半年即可上会,与此同时,企业IPO过会率大幅下降,上市企业财务质量明显提高。

2017年成为A股IPO大年,2017年,证监会共审核466个IPO项目,审核通过380家,否决86家。在加速推进存量IPO过会的进程中,对于IPO项目的把关并未放松。

2018年7月,证监会发布实施了新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发行审核委员会办法》。主板发审委和创业板发审委合并,这被市场称为“大发审委”。新组建的第十七届发审委,带有明显的“严监管”属性。在63名发审委员中,来自监管系统占比超一半。

2018年11月,刘士余参加了第十七届发审委63名委员的集体履职仪式。刘士余在讲话中强调必须严把上市公司质量关的信息,要坚决落实依法全面从严的监管理念,严格专业履职、依法审核,防止问题企业带病申报、蒙混过关。

刘士余要求,发审委委员要妥善处理好发审委工作职责与自身及家属、与原来所在单位、与发行人等市场主体以及其他委员的关系,坚决做到“不收钱物、不炒股、不吃请”,坚决禁止通过购买上市公司原始股变相腐败,坚决执行回避制度,净化朋友圈。

与此同时,一批被腐蚀的发审委员也遭到严惩,2017年4月,证监会披露,前深圳证券交易所工作人员、股票发行审核委员会兼职委员冯小树利用岳母、小姨子名义突击埋伏拟上市公司,获利金额达2.48亿元。证监会决定没收冯小树违法所得,并顶格处以2.51亿元罚款。同时对其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

从数据来看,证监会IPO过会率大幅下降,从以往的90%通过率下降至60%。其中,2018年全年189家企业上会,111家企业成功过会,IPO通过率降至58.7%(不包含暂缓表决情况),这一数字低于2017年的79%。

敢碰退市 长生生物等告别A股

退市制度在A股的存在感一直很低,一方面资本市场本身制度建设不健全,给了很多企业“保壳”的机会,另一方面退市牵涉多方利益,又牵涉地方“僵尸国企”,往往与地方政府政绩关联,阻力极大。

然而没有退市的资本市场不可能获得长远发展,有进有出才能形成“活水”。刘士余任内,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新规出台,1元股退市先例出现,监管退市权力下移至交易所,退市制度真正“活”了起来。

11月16日晚间,沪深交易所相继发布了重大违法退市新规。从此次新规发布的内容来看,退市制度“动真格”,不仅前期提及的危害公众安全的重大违法行为需要退市,IPO造假、并购重组造假、年报造假的企业都被明确将被退市。

据披露,新规主要是明确了证券重大违法和社会公众安全重大违法两类强制退市情形,特别是对于上市公司严重危害市场秩序,严重侵害社会公众利益,造成重大社会影响的,专门作为一类退市情形进行规范。涉及“假疫苗”案的长生生物目前已经进入强制退市程序。

旗下超2万家企业

刘士余履新的供销合作总社

是家什么机构?

据证券时报报道,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以下简称: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一职。

供销合作总社迅速引起了公众广泛好奇,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新京报记者从供销合作总社的官网发现,供销合作总社成立于上世纪50年代,是全国供销合作社的联合组织,由国务院领导。

据悉,该组织主要为“三农”工作服务,具体职责包括:根据授权对重要农业生产资料、农副产品经营进行组织、协调和管理;支持供销合作社发展电子商务和开展农村合作合融服务,领办创办农民专业合作社,更好履行为农服务职责;指导社有资产运营,确保社有企业为农服务方向等。截至2017年底,全系统中,县及县以上供销合作社机关已达2777个,基层社乡镇覆盖率高达95%。

此外,供销合作总社旗下的企业规模也很庞大,截至2017年底,供销合作总社全系统共有各类法人企业21852个(不含基层社),涵盖农业生产资料经营企业、农副产品经营企业、工业品生产加工企业、农产品生产加工企业以及宾馆、饭店和餐饮业企业、物流业企业等。

近年来,供销合作总社的经营状况不错,据今年1月15日发布的供销合作总社第六届理事会第七次全体会议上的工作报告(摘要)显示,2018年全系统实现销售总额5.9万亿元,是2012年的2.3倍;实现利润468亿元,是2012年的1.8倍;资产总额达1.6万亿元,是2012年的1.6倍。值得关注的是,县及县以下销售和利润在全系统的占比分别达74.8%和65.6%。

此外,为了顺应“互联网+”新形势,目前,全系统共发展电商企业1571家,将10万多个基层网点改造为电商服务站,带动1000多个县、10多万种特色农产品上线销售,全系统电商销售年均增幅超过30%。

据悉,王侠从2013年至今一直担任供销合作总社党组书记、理事会主任职务。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显示,王侠,出生于1954年5月,陕西清涧人,1971年12月参加工作,中央党校研究生院经济管理专业毕业。

历任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黄河上中游管理局局长、党组副书记,陕西省延安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长、市委书记等职务。2002年5月后任陕西省委常委、延安市委书记,陕西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陕西省委副书记、省委教育工委书记、省委党校校长,2011年12月任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党组书记、主任。

如意新闻网